2021年05月02日
第A2版:追新族  书香

蚝·蛎·鮀

——难以探源的海产名称

□陈锦

莆田临海,海产品相对丰富,即使是居住在内地的莆仙人,对蛏、海蛎及带鱼等常见的海产品也是耳熟能详。如果稍加留意的话,你会发现,有两种非常常见的海产品的方言叫法与汉语或汉字很难对应,甚至无法对应——这就是“牡蛎”和“海蜇”。

“牡蛎”在方言有两种叫法,均为单名,一曰“蚝”(音同汉语“鹅”),一曰“düa(入二)”(无与之音义相对应的汉字。本书暂以“蛎”表意)。

“蚝”之原字在《唐韵》作“七吏切。同‘蛓’”(应指音、义均同“蛓”。“蛓”指一种毛虫。)。其“háo”音所对应的是古汉语“蠔”字(古汉语“蠔”“蚝”异字,简化后混为一字)。《韵会》“蠔”字:“乎刀切,音‘豪’。蚌属”;《篇海》释义:“蛎也”。“蠔”(蚝)之方言文读作“hɔ:(阳平)”(音同方言“豪”、文读“河”),平读作“e(阳平)”(音同平读“河”),所以,“蚝”与“河”为完全的方言同音字(文、平读均同)。

以“蚝”为“牡蛎”的叫法可能源于广东沿海一带,并通过海岸线北传至莆仙地区沿海。

仙游内地普遍称牡蛎为“düa(入二)”。“düa(入二)”属方言冷僻音,同音字只有“在”的平读音,无近音字。其读音与“蚝”、“牡蛎”或“蛎”等均不相关,无法与相关的汉语字、词对应。

现代有人以“蚮”为“蛎”,并直解为“牡蛎”。“蚮”古音同“特”或“态”,现代汉语音为“dài”或“dé”。其传统字义指的是“蚱蜢”(dài)或“蛇蝎毒”(dé)。可见,其传统字义与“牡蛎”无关。就读音上分析,古音“态”和现代汉语音“dài”均可以转化为方言“düa(入二)”音,但“蚮”也只能作为表音字而已。

另一种方言名称与汉语无法对应的常见海产品是海蜇。其方言叫法作“鮀”,读作“tɔ:(去声)”,亦属方言冷僻音。

“鮀”本为传统汉字,古音作“徒何切”(《唐韵》)或“唐何切,音‘驼’”。两种古音均对应方言“dɔ:(阳平)”(同方言“骆驼”之“驼”)音,而传统字义更是与“海蜇”无关。以“鮀”作为“海蜇”的方言名“tɔ:(去声)”的表音字,见于乾隆版《仙游县志》,故本书沿用之。

称“海蜇”为“鮀”应是闽语的共同特征,并且由来已久。《太平广记》卷第四百六十五“水族二”引唐刘恂《岭表录异》云:“水母,广州谓之‘水母’,闽谓之‘魠’……”。其“魠”也是表音字,其音同“托”,方言音“tɔ(入二)”(音同方言“寄托”之“托”)。

“鮀”与“魠”均为表音字,无非为表达方言之“tɔ:(去声)”音。经实际比对,我们会发现两个表音字均未能与方言“tɔ:(去声)”音准确对应(“魠”音相对更接近)。这也难怪,因为基本上不存在能与此方言完全对应的汉字。

方言“düa(入二)”(蛎)和“tɔ:(去声)”(海蜇)可能源于土著语言。可能是首批来自中原的南迁先民,不认识牡蛎和海蜇,实物与汉语对应不起来,于是咨诸土著居民,于是直接加以引用并沿用。

2021-05-02 ——难以探源的海产名称 3 3 湄洲日报 content_69365.html 1 蚝·蛎·鮀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