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6月11日
第B3版:北岸观察  快乐写作

豆蔻·童稚

童年 郑倩 作

□林芯怡(八年级)

我常常以为,记忆是最容易模糊的东西,在时间的流逝里,它会一团团地淡去。刻骨的,只有那么几个回眸,牢不可破地粘在回忆里。

光影在不断延长,门前柏树的生长痕迹倒退到摇荡的外婆桥。石灰墙边稚嫩的小手捧着几粒菜种。黑色沉寂下来了,但小小的她不怕,点亮了灯继续闯荡。

她把裤管撸得高高的,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被无数小虫暗中窥视。抓起一块沾了泥土的破瓷砖,学着奶奶的样子,蹲下,站起来。

破瓷砖与土中的石块摩擦,划出锐利的声响。渐寒,她刚弯下,就被迎面的寒灌地发抖,紧紧地裹了下衣服。

泥土在她手下并不听话,左翻右覆,惹得她很是恼怒。夜渐深了。小小的她依旧忙碌着,仿佛幽暗的虫鸣一般,进行着一场充满未知的探险。

她脱下了鞋子,彻底像个农民似得走在泥地上,风吹得她说话沙哑,石头硌得她钻心,小小的手里握紧了石头。

这块菜地小小的,不过一张桌面大,却承载了女孩无尽的心血,即使“修建菜地”只在一念之间。

女孩统治着这个王国,在这里,她能估任何事。女孩为它们拔去了杂草,为它们浇了水,就像个真正的农民。

拍了拍屁股,闲熟地蹬过“菜园”边上的围墙——这对她来说,没有任何难度。她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这么做。

坐在围墙头,低头正好能看到她心爱的“菜园”,抬头就是广袤的星空,一望无际。

她并不孤独。

昆虫们在这儿,陪着她闲聊,是一首婉转悠扬的短笛。

她在这儿想着,她未来会是怎样?菜园又是否会开花?

脚上干涩的泥土,对此她习已为常,她常常坐着等奶奶广场舞回来。

她也会数星星。她听说每一个星星都来自亿万年前,眼前一瞬的光彩不过是它生命殆尽后最后一个闪光。所以每当属于她的星星,少了一颗,她便会为此哀伤。

那时候的她,可以为了一个目标拼上全力,为了一个人的一句话去改变。童年是金色无杂质的,没有人可以侵犯。

可惜,时光老人已经来临,把童年匆匆带走。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为了一颗糖斤斤计较,更不会大哭一场。

感谢时光老人,因为他把童年编成了一条纯真最美的书印在我们的心坎里,赤诚有而又真挚。

2021-06-11 3 3 湄洲日报 content_72213.html 1 豆蔻·童稚 /enpproperty-->